SEO技术分享站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成功 > 成功人生 > >

李心草:指揮棒舞出“升華”人生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李心草:指揮棒舞出“升華”人生

李心草指揮演出中。 牛小北 攝

5月16日深夜,剛結束工作的指揮家李心草發了一條朋友圈——看樣子都“升華”了,連配了三個“V”字表情,一如他那個“戴墨鏡的莫扎特”微信頭像般俏皮。九張配圖,有李心草本人指揮時的專注,也有音樂會結束后他和樂手們鬆弛的開玩笑瞬間。

當晚,李心草執棒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帶來“繁花初現”線上音樂會,先后演繹布裡頓《簡易交響曲》、普羅科菲耶夫《D大調第一交響曲“古典”》、勛伯格《升華之夜》三部作品。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這是李心草在演出行業停擺后的首次執棒亮相,也是他首次執棒線上音樂會。

首試線上

花半小時給觀眾說“理”

16日音樂會,三首曲目風格迥異,可以稱得上是20世紀音樂在脫離古典范式、開創全新音樂語言演變之路上的典型作品,向古典致敬、向未來探索,展現出一片“繁花初現”的景象。李心草介紹,這樣的選曲頗具深意,“這三位音樂大師的探索無不是在深度研習前人傳統和技法精髓的基礎上完成的,而且D大調在這三部作品中都處於突出的位置,D大調通常代表著陽光和希望,表達了陰霾轉晴的美好希冀。”

對李心草來說,執棒在線音樂會是第一次,“因為現場沒有觀眾, 對藝術家的要求更為嚴格,要保持興奮度,就需要更為專注。”這場音樂會,特別加入了導賞環節。李心草與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八個不同聲部的演奏家一起,用半小時給觀眾說“理”——《簡易交響曲》第二樂章的弦樂撥奏主題、《升華之夜》的中提琴Solo和《D大調第一交響曲“古典”》第四樂章的木管重奏片段,或展現樂手的高超技藝,或考驗聲部之間的配合。李心草直言:“正常演出季時候,不太可能有這樣的普及機會,這次線上音樂會,反而是那些不太了解古典音樂的朋友特別感興趣。”

作為整場音樂會的重頭戲,《升華之夜》是勛伯格早年時期根據德默爾抒情詩《淨化之夜》所作。從一首詩中獲得靈感創作的交響樂作品非常多,但一個誤區是,讀詩一定是按詩句的順序念,大家會按照詩句的順序對照音樂樂句的內容。李心草解釋:“作曲家構思的樂句順序,未必是原詩句的順序,音樂創作是有特定邏輯的,我也曾對照原詩一句句理解這部《升華之夜》,發現走不通,隻能忘掉文字,先讀譜。”音樂會前幾天,他在樂譜首頁手抄了《淨化之夜》,以獲得新感悟,他也開玩笑:“某句詩對應某段音樂,我的理解和同行們的理解不同,甚至大相徑庭,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親手抄一遍,最后自己說的最有理!”

愛給樂譜挑錯

指揮“一次也輸不起”

在中國的指揮家中,李心草絕對算得上是年少成名。20歲,他就與前中央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等國內著名樂團有了成功的合作﹔23歲,他成為中國中央芭蕾舞團管弦樂團首席指揮﹔28歲,他從維也納學成回國后,率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世界各地進行了歷史性的訪問演出。

李心草愛給樂譜挑錯,常被業內人士津津樂道。標記出樂譜中的錯誤,提醒“吹小號的注意了”“拉中提琴的注意了”“吹長號的注意了”,經常會出現在他的朋友圈。這種業務上的完美主義,他自己戲稱為“強迫症”犯了。李心草有一個文具盒,裡面有各種粗細的筆。印刷的譜面上有瑕疵,比如五線譜的某根線印刷得不完美,他都會用這些筆填上,“否則我心裡就特別難受,過不去這個坎兒。”喜歡拼樂高,是李心草“細節控”的另一種體現,“拼樂高體現的是一種縝密的思維,一步都不能錯,還不能操之過急,回顧拼的這個過程特別享受。”

在業務上一絲不苟,一直貫穿李心草的音樂生涯。他經常會和學生說,指揮是一項一次也輸不起的職業,“如果一名指揮在一個樂隊面前失敗一次,在他們面前就再也抬不起頭了。”當然,每場音樂會都會有遺憾,李心草這樣總結:“一種是准備好而沒有達到,這是特別撮火的,下次一定不能再出錯﹔還有一種是預料之外的,排練積累的量變沒有在演出時轉化為質變,反而是音樂會結束后才有頓悟的瞬間。”

剛從維也納回國時,李心草曾在排練時差點與樂手打起來,因此有了兩個外號:李凶草、恐草症。當年遇到樂章間鼓掌、拍照的觀眾,他甚至會回頭狠狠瞪一眼。但這些年,李心草的脾氣漸漸變得溫和起來——對樂手,他多採取鼓勵的方式,對聽眾,他也越來越包容,“要知道交響樂本來就是小眾音樂,是‘老古董’,需要去引導。”

普及交響樂

需要幾代人的努力

上世紀90年代初,李心草大學剛畢業時,曾跟著已故指揮大師李德倫在全國各地推廣交響樂。從業越久,李心草越多經歷這樣的幸福時刻:某場音樂會結束后,有樂迷走到后台,對他說:“李指揮好,我是因為您和李德倫大師某年的某場音樂會,愛上古典音樂的,改變了我的一生。”

如今,李德倫先生“一生隻做普及交響樂一件事”的重擔,更多地落在李心草這一輩音樂人身上。去年12月,李心草領銜中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奏的《王者榮耀》原聲交響音樂會在北京、上海、深圳巡演。這場巡演引發了爭議,不少老藝術家甚至認為“李心草和國交不干正事”。不過,李心草認為,某些觀眾會不屑一顧,但對絕大多數觀眾,尤其是買票來欣賞的觀眾而言,這場音樂會和他們平時玩的游戲有直接關系,“這次音樂會的藝術性當然不見得有多高,但這是一個年輕人接觸交響樂的入口,未來肯定會有人因此愛上古典音樂。”

哪怕是古典音樂的發源地歐洲,也面臨年輕聽眾流失這一嚴峻的問題。李心草始終覺得,交響樂在年輕人的生活中不是必需品,一天24小時,不聽交響樂有的是別的事情做,因此與時俱進在推廣古典音樂的過程中尤為重要,“用貝多芬那個時代的演奏方式,在當下演奏貝多芬,我相信現在的德國人也不會接受。”令他感到自豪的是,在微博等平台關注他的,基本都是年輕人,甚至有年輕人組成李心草粉絲后援會。不過讓李心草感觸極深的一點是,普及交響樂是一件很漫長的事,需要幾代人的努力。(徐顥哲)

(責編:郭冠華、丁濤)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